上海千花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3390|回复: 0

英雄人生!老兵贺光辉离世 这位中国远征军老战士经历了...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18-9-11 20:13
  • 签到天数: 46 天

    连续签到: 2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324

    主题

    326

    帖子

    1570

    积分

    超级版主

    Rank: 8Rank: 8

    注册时间
    2018-6-28
    在线时间
    9 小时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8-9-11
    威望
    622
    贡献
    0
    金钱
    740
    原创
    0
    ID
    0
    发表于 2018-7-31 19:50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  贺光辉和夫人。
      如果不是病情突然恶化,贺光辉本该会在儿孙的祝福中,度过自己的94岁生日。
      “他走得很平静,但我们还是舍不得。”7月30日,为父亲处理完后事不久的贺勇,坐在父亲生前常坐的沙发上,话语哽咽。
      十天前,贺光辉因前列腺癌在医院离世,享年93岁。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,他曾在1944年投军加入中国远征军,随部队奔赴云南、缅甸、印度参与对日作战。晚年时,他常对身边的年轻人说起当年抗战的往事,并提醒,“不要忘记历史。”
      老兵归队
      一个月后是他94岁生日
      7月30日上午,成都阳光明媚。刚为父亲处理完后事的贺勇一刻也闲不下来,她忙着整理,收拾父亲生前的勋章、照片,以及喜欢的书本、杂志。
      “没想到父亲会这么快离开我们。”回忆起7月19日的那个下午,贺勇一家都没缓过来,“检查出前列腺癌后,我们一直都陪着他治疗。父亲倒是很乐观,让我们顺其自然,他会跟病魔继续斗争。”
      去世前几天,贺光辉还与女儿贺勇聊过天。“父亲精神好了许多,当时我就想,他这一关算是暂时过了,准备为他筹备生日,要让孩子们都陪着他。”贺勇说,没想到5天后的7月19日,他们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,那天距离贺光辉生日,刚好还差一个月。
      峥嵘岁月
      目睹战友踩雷牺牲
      除了父亲、丈夫的身份外,贺光辉还是一名川籍抗日老兵。在他的遗物中,最为耀眼的是一排勋章,包括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。
      1944年,抗日战场硝烟弥漫,一张征兵告示,彻底改变了贺光辉的一生。“父亲看到征兵告示后主动投军,前往缅甸、印度等地受训、参加对日作战。”贺勇说,以前父亲很少提起这段过往,关于父亲曾经的抗日经历,他们大多是从抗战史研究者口中得知的,“父亲曾对我说,他这一辈子,得几个胸章就够了,因为胸前的勋章,是他的荣耀。”
      当年参军入伍接受训练完成后,贺光辉随着远征军部队前往缅甸地区。在这途中,他有8位年轻战友因踩中日军埋下的地雷而牺牲。“他一辈子都没忘记这个场景。”贺勇说,父亲常常说起这事儿,特别嘱咐,“不要忘记历史,历史是一条河流,是不能够砍断的。”
      晚年生活
      最喜欢跟老战友喝茶
      抗战胜利后,贺光辉又回到成都,到四川大学法律系就读,随后当了律师。
      回想起父亲晚年的生活,贺勇心有愧疚。“我们几个子女常年不在父母的身边,所以一直是父母二人单独生活。”她说,父亲平时喜欢坐在阳台上看书、看报,因为他觉得阳台空气好,视野也比较开阔,一眼看过去,就是窗外满眼的绿色。
      “如果外面比较凉,他就会坐进屋子里,这是他最喜欢的位置。”贺勇指着沙发上的一处座位说,还有这个收音机,是志愿者给他买的,“父亲特别喜欢,每次打开都能听好久。”
      2017年,贺勇还给父亲做了一面照片墙,上面贴的都是家里人和贺光辉参加老兵聚会时拍的合影。
      “父亲晚年很喜欢跟以前的老兵见面。”贺勇说,她也曾陪着父亲去过两次。“我到现在都记得,当时父亲特别开心,一大早就换好了衣服,等着与战友见面。”贺勇回忆说,没了当年在战场上的喧嚣,他们见面会聊家庭、聊孩子,虽然不会时时见面,但却仍旧像亲兄弟一样。
      延伸阅读:98岁抗战老兵寻76年前救命恩人 一个村一个村地找
    20180705054345738.jpg
      康成安老人
      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郭启朝通讯员程海舟文图
      7月4日,家住南阳市镇平县贾宋镇的康合连向大河报热线反映,他已经98岁的父亲康成安有一个愿望,希望有生之年可以找到自己的救命恩人,如果人已经不在了,去他的坟前祭拜一下也好,满足自己的夙愿。
      老乡家藏身养伤56天
      1942年初,22岁的康成安从老家驻马店西平县参加国民革命军第59军180师246团3连。
      当年5月,在宜县(湖北省宜城)一次战斗中,康成安所属的团在王家大山、长寿店一线与日作战,狙击敌人两天一夜。部队通知让撤退,康成安抱着枪就地一滚,滚到一道沟中,再起身往附近的竹园里跑,子弹在竹林里乱飞。跑着跑着康成安腰里一沉,被子弹打到,血淌得军装和衬衣都湿透了。康成安被日军击中后腰,子弹从脊梁左边骨头缝里进去,斜着穿过肩膀又出来了,半昏迷中感觉日军摘下他的子弹带和上衣兜里的钱。
      清醒后听说部队已经过襄樊了,就设法躲在老乡家中躲避日军扫荡,这时遇到30多岁的王友基(音)夫妇,正巧王友基也在西平当过兵,夫妻俩带着受伤的康成安一同躲到长寿店(今长寿镇)彭家湾岳父家中,每天有鱼有肉的养了56天,能行动后返回老家西平县。
      1948年,康成安再次受伤后从部队返回老家驻马店西平县务农,和他一起出去参军的22人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了。
      寻找救命恩人帮抗战老兵圆梦
    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康成安当了大队干部,白天忙,夜里想,一直没机会寻找。20多年前,他跟随儿子康合连来到南阳市镇平县贾宋镇做生意,现在老了,当年的记忆越发清晰,寻找恩人的念头再也压抑不住。
      据康成安回忆,王友基家是长寿店的,12间房子被烧后投奔岳父家。岳父家比较富裕,有百十亩地,康成安养伤的那56天每天腊肉、咸鱼、咸牛肉还有油炸粉条不断。当时那个村只有五六户人家,王友基家里最小的一个姑娘才6岁,名字叫小香,其他人都比自己大10多岁,其他的就想不起来了。
      康成安表示,恩人可能早已经不在了,希望恩人的后人可以看到这些消息,告诉他,哪怕是让他亲自去给恩人上个坟,去看看恩人后代也好。
      康成安老人不止一次向子女们表达要寻找当年救命恩人的心情。他的女儿康连香嫁到漯河后,一直为抗战老兵志愿服务,并通过襄樊抗战老兵志愿者们寻找王友基和他的后人,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。
      “从我们内心也想找到恩人的后人,当时王友基一家冒着巨大的风险收治我的父亲,一旦被日本人查出来全家性命都将不保,他们才是真正的民族英雄。”康合连向记者表示,如果能找到王友基的后人,要制作一个民族英雄的匾送给他们。
      “目前反馈来的消息不太乐观,那里到处是深山老林,因为年代久远,很多线索都没能进行下去。”康合连说,他们经常通过地图一个村一个村地找,但是时过境迁,寻人工作犹如大海捞针,镇平到长寿镇250公里的路程却隔断了寻人的希望。
      背景
      1943年10月份,已经痊愈的康成安因为找不到老部队,就在叶县参加了国民革命军82师的一个马克沁重机枪连,担任重机枪手。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,康成安跟随部队南征北战进行抗日,多次跟随部队返回襄樊地区,其间又经历了两次生死危机。
      在其中一次战斗中,他和战友刚架好机枪,日军飞机就投下来一颗炸弹,所有人都蒙了忘了躲避,好在没有爆炸,捡回一条命。
      另一次是1944年2月份,在襄樊河边,那天下着小雪,在战斗中鬼子的一颗子弹把他的钢盔都打烂了,头皮受伤,耳朵也在那个时候受了伤,落下了耳背的毛病。
      值班主任:颜甲

    来源:舜网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上海千花网

    GMT+8, 2019-1-24 00:04 , Processed in 0.140625 second(s), 35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